你的漫漫余生里,不再有我的存在了。

【柯婉】金屋藏娇。

#文笔超渣,不喜勿喷#
#这一篇有番外哦#
#幼儿园小六班#
#ooc古风虐#
#请勿上升真人#

从前,刘彻许诺:“若得阿娇,当以金屋藏之。” 后来,刘彻下旨:“皇后失序,惑于巫蛊,不可以承天命。其上玺绶,罢退居长门宫。

“婉,我终有一天会成为那个君临天下的人!”曾经,稚嫩的少年在女孩的面前立下豪言壮志,那充满坚毅的眸子熠熠生辉,仿佛埋藏了一片星海。
女孩迷失在那双眸子中:“我信你!”
“到时,我必会许你盛世花嫁,予你金屋藏娇!”少年意气风发的承诺。
女孩皱了皱眉头,说:“可是金屋藏娇的刘彻娇妻美妾不胜凡许,而陈阿娇最后孤身一人老死在长门宫中,我不要!”
“呵,真是傻,我只是要许你那无边的荣耀,刘彻是刘彻,陈阿娇是陈阿娇,不是你也不是我,我不会如此对你的。”少年轻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。

“婉,我要去边疆了,你等我功成名就而归。”
“好,我等你。”

“婉,我回来了,如今我已是将军了,你等我娶你。”
“好,我等你。”

“婉,我是太子,必须娶丞相女儿来稳定自身的地位,你再等等可好?”
“...好,我等你。”

“婉,丞相对我的牵制太大,我只能娶你为侧室,你可愿?”
“......好,只要是你,我就愿意。”

“婉,我需要你的帮助,你父亲手中的兵权可以助我登上皇位。”
“好,我会说服爹爹的。”

“婉,等我将丞相一脉撤职,我就许你皇后之位。”
“好。”

“婉,你已贵为皇后,不可胡闹,我选秀是为了平衡前朝。”
“......好。”

“婉,你父亲密谋造反,明日午时斩首,我念故情饶你一命,撤去皇后之位,贬为常在。”
“柯,不会的!爹爹不会这样做的,你放过他好不好?你可以收回爹爹的权力,让他回乡养老的。”
“证据确凿,明日处斩。”
“呵,哈哈哈,哈哈哈,哈,哈”沙婉含笑而泣:“金屋藏娇?果然都是骗人的,我信了你,却落得个如此下场,甚至还比不上她陈阿娇,至少她没有连累家人。我诅咒你,终其一生,活在阴谋诡计之中,无人可信,无人可依!”

静水流深,厚雪遮痕,曾经朱门深巷,当年相知,他,还是少年。金屋藏娇,终只属于年少的戏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〔end.〕
看了《哑舍》的巫蛊偶之后有感而发写的
挺虐的其实…
金屋藏娇…
终究只是刘彻年少的戏言罢了…
这一篇可能会有番外!
因为这一篇实在太虐了~
已在构思ing…

评论(6)
热度(19)

© 辞首共白头.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