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漫漫余生里,不再有我的存在了。

【柯婉】{开车文}我们还在车里。

#伪开车文#
#文笔超渣,不喜勿喷#
#一发完结#
#幼儿园小六班#
#ooc古风开车了甜不甜你说呢#
#请勿上升真人#

沙婉是府中不得宠的庶女,空顶了尚书府小姐的名号,不过多了个令主母生厌的理由而已。

如若不是嫡姐大婚前与他人私奔,府里的人恐怕还想不起她的存在。

花轿临门,众人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
便有人凑上来,“莫如让小婉小姐顶替了去,就说大小姐身体不适。待寻回来后再交换过来。”

有人道不可,纸终究包不住火,还不如将沙婉抬了嫡女,高攀下将军府尹柯这门好亲事。

于是,正在厨房里帮工的沙婉便被匆忙打扮一番,背进了花轿里。

沙婉的心里委实忐忑,以至于,洞房夜里,尹柯用秤杆挑起她的头盖时,她怕得紧闭着眼睛,握着拳,一副大义凛然的英勇模样。

尹柯愣征片刻,“噗哧”笑出声来,“娘子,你是要洞房花烛,不是让你慷慨就义!”

她瞬间火烧脸颊,好像一只煮熟的虾子。

尹柯转身叮嘱下人伺候她休息,慌称还有公务,要宿在书房里。

沙婉想起临行前,姨娘在耳边的叮咛,低垂了头,轻声唤了声“相公,”声音软软糯糯,却羞的再也说不下去。

尹柯回头上下打量她,不满地调侃,“全身上下没有二两肉,让我怎么下口?”

一句话羞的沙婉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。

沙婉有一手令佛跳墙的好手艺,第二天早起,便打听了他的饮食喜好,净手烹了菜肴端过去。

尹柯冷了脸,蹙着眉头,“这是下人做的事情。”

她手足无措地愣在那里。

尹柯叹口气,放下书,拉起沙婉略有粗糙的手,“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养胖你自己。”

沙婉实在琢磨不透尹柯的心思。

前一刻还嗔怒她下厨低了身份,下一刻就风卷残云,叮嘱她中午要多做些肉食。

尹柯逼着她多吃肉喝汤,直到她实在忍不住吐了一地。

“我实在吃不下去了。”

他被沙婉的苦瓜脸逗得捧腹大笑,继而心疼不已,“你是我的娘子,你不用怕我,你吃不下可以反抗。你胆小软弱的像只小猫,所以别人才会总是欺负你。”

他眼里的深情熔化了沙婉的惧意。

三日回门,尹柯备了礼品,陪她回家里。

一入正厅,便见嫡姐花枝招展迎了上来,娇滴滴向他裣衽万福。

尹柯侧身让开,“长姐切莫乱了礼数。”

他竟然识得嫡姐!

怪不得,洞房夜里,他会丢下自己,怪不得,他见她下厨会有恼意。

嫡姐艳名远扬,长袖擅舞,识得也不稀奇。

沙婉的心便砰地响了一声,如烟花开过,归于冷寂。

尹柯拉起她汗渍滑腻的手,绕开嫡姐走了过去。

饭厅里,觥筹交错。

母亲讪讪开口,“大婚那日,她嫡姐染了顽疾,卧床不起。我们担心别人看了笑话,就让沙婉这丫头,代她姐嫁了过去。如今她身体已然大好,今天就随了你回府。沙婉你若看的上,就留下做个妾室。”

沙婉低垂了头,指甲掐进手心里都不自知。

有客人举杯,“姑爷双喜临门,干了此杯。”

他笑着一饮而尽。

众人皆抚掌。

沙婉手心的血滴到袖口里。

尹柯突然站起来,拉她的手,“夫人,这里的饭菜不合我口味,你回家做给我吃。”

在众人惊诧的眼光里,他带着沙婉径直离去。

尹柯一路冷着脸沉默,沙婉不安地扯他的袖子,“姐姐她……”

“那个男人偷了她的首饰银两,走了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尹柯猛的转过身来,抬起她受伤的手,眼里怒火如炽,“沙婉,你记住,你是我的妻子。你有权说不!你身后有我,有什么委屈不需要再忍!”

“嗯。”沙婉鼻塞的声音依然软软糯糯。

尹柯心疼地将她埋进自己怀里。

“我没吃饱,回家做芙蓉鸡给我吃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还要吃贵妃醉鱼,水晶醋肘子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还有你”

“嗯,不……呜呜……我们还在车里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〔end.〕
是的   你们没有看错
我(wei)开车了
留给你们无尽的遐想哈哈哈
周末就写了这么多
原谅我码字慢…

评论(10)
热度(55)

© 辞首共白头.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