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漫漫余生里,不再有我的存在了。

【柯婉】自始至终,我爱的人都是你,从未变过。

#文笔超渣,不喜勿喷#
#一发完结#
#幼儿园小六班#
#ooc古风虐#
#请勿上升真人#

十月的天空,飘起了鹅毛大雪。

衣衫褴褛的女童蜷缩在墙角,双臂用力的环抱着自己,似乎是想留住这仅余的温暖。

远处缓缓走来一位执伞的墨衣男子,男子在女童面前蹲下身,问道:“丫头,愿不愿意跟我回家?”

“你...是谁?”

望着女童既惊喜又害怕的眼神,男子轻笑
一声,“我叫尹柯。”

“尹柯?你是公子尹?”

面对女童的疑问,尹柯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问道:“丫头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...”

看着女童欲言又止的样子,尹柯了然的点点头。,“以后,你就叫沙婉吧。”

“沙婉。”女童重复念了几遍,“好。我叫沙婉。”

尹柯从怀中掏出一支琉璃发钗,替沙婉戴上,“以后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那一年,她十二,他十五。

八年后

“公子,九王爷已被我暗杀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公子,五皇子已被我刺杀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公子,太子已服毒自尽了。”

“做得很好。”

八年里,很多东西都在改变。沙婉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变成了尹府的护府之刀。

天上的乌云浅浅遮住月亮,稀稀落落的月光倾泻而下。

“小婉,明日我就要成亲了,和丞相家的千金。”尹柯站在窗前淡淡的说。

身后研磨的沙婉却是一滞,半晌,才回道:“恭喜公子即将达成所愿。”

“可我不喜欢她。”尹柯转身将沙婉揽入怀中,“小婉,待我坐拥天下,以江山为聘礼,娶你可好?”

“可是公子那时就会有无数美人了,还会记得小婉吗?”沙婉眉眼淡淡道。

尹柯长叹了口气,轻抚着她的发,“我爱的只有你。”

沙婉望着尹柯深情的眸子,终是垂下头轻声应了声好。

只是低头的瞬间,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。

一年后,尹柯如愿以偿坐拥万里江山,同时也拥有了后宫三千佳丽。他,不在需要沙婉了。

慕婉殿中。

沙婉望着美人在怀的尹柯,缓缓开口,“公子,你爱过小婉吗?”

尹柯听到沙婉的问话,眸中闪过一丝怜惜,却很快消失不见。

尹柯冷冷开口,“爱过,现在也爱,只是不是最爱了。”

“公子不是说过只爱小婉一人吗?”沙婉不死心的继续问。

“人总是会变的。小婉,你走吧,永远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
“好。”沙婉迟疑半晌答道,她担忧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。

翌日,尹柯下了早朝回到宫中时,桌上放着一支琉璃发钗和一纸书信。

看到这些,尹柯心中已经明了。走近打开信封,只有一句话:“皇上如今拥有如花美眷与如画江山,不会再需要小婉了。小婉走了,愿陛下一世安好。”

看完书信,尹柯自嘲的笑笑,“以后,再也听不到你唤我公子了。”

尹柯眼中流下一行泪,对着空荡荡的房间,喃喃道:“小婉,以后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,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一月后,尹柯病逝,享年二十四岁。

沙婉听到这个消息时,拼命的赶回之前最不愿踏足的皇宫。

刚入宫门,就看到一位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,正是那日尹柯抱在怀中的女子。

女子见到沙婉并不惊讶,只是抬袖擦了擦哭的红肿的眼睛。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沙婉,“沙婉姑娘,这是陛下临终时留下的,说若是沙婉姑娘回来,就交给她。”

沙婉接过信,颤抖着双手打开,泪水霎时汹涌而出。

“小婉,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我已经不在人世了。我早知自己命不久矣,不想让你看着我死,那样对你来说太残忍了,所以我只能用我的方式保护你。答应我,要好好活着,即使我不在你身边,也要好好照顾自己。还有,我爱的人自始至终一直都是你。真想听你再唤我一声‘公子’,可惜再也没机会了。”

看完信后,沙婉无声的笑了,“公子,你怎么忍心留我一人于这世间孤单的活着,小婉这就来寻你。”

后来,世间便有了这样一段传说:曾有一痴情帝王为了不让心爱的女子难过,狠心逼走她。后来,皇帝去世,女子便用琉璃发钗自刎于皇陵中。死时,二人的手始终紧紧相握,从未松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〔end.〕
赔罪七更の第六更
觉得这一篇好虐呢
当时我自己写
写着写着就哭了(╥﹏╥)

评论(2)
热度(28)

© 辞首共白头.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