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漫漫余生里,不再有我的存在了。

【柯婉】不敢先行。

#文笔超渣,不喜勿喷#
#一发完结#
#幼儿园小六班#
#ooc古风甜#
#请勿上升真人#

沙婉是漠外塞北率真可人的牧女,自幼丧母,受尽家中父兄姐嫂的宠爱。

岂料一日,父亲一句嫁人,沙婉被赶出家门,中原千里寻夫。

历经三月,她费尽周折寻到夫家,岂料未婚夫尹柯无心婚事,月前出家,做了那月亮寺的秃头和尚。

沙婉本不愿出嫁,却难忍此举,赌气之下,前去寻尹柯,却被拒之门外。

沙婉日日到月亮寺门前吵闹,吵得寺内和尚不得安宁,才逼出了尹柯相见。

“你为什么不娶我?”沙婉仰着怒容双手叉腰站在门前的石墩子上质问着身前比她高大,对她礼性有加的俊朗和尚。

“施主,尹柯已出家,一切尘缘皆随断发而去,此乃佛寺清静之地,还望施主尽快离去,莫扰佛祖清净,阿弥陀佛。”尹柯眼不视她,捻着佛珠寡淡道来。

沙婉突然欺身靠近,少女娇颜灿烂,笑若春花。尹柯脸色微红,紧抿唇瓣,后退数步。

“看,你倘若真潜心礼佛,又怎会因我靠近而害怕,分明心有杂念!”沙婉就如抓住了他的小辫子般,得意洋洋的说。

自那以后,沙婉日日去寻尹柯,住持觉得她吵闹不休不让她进寺内,她便日日在寺外等尹柯出来相见。

时间一晃半年过去,城内都在传沙婉不知羞,死皮赖脸的守在寺外,来烧香求佛的香客亦是对她指指点点,尹柯无法终是踏出寺门劝她离去。

“你当真要我独自离去?”沙婉在寺外架起火堆,将捕捉来的鸟儿烤着吃,一脸娇俏的享用荤食。

“自然。”尹柯点头称是,岂料沙婉欣然点头。尹柯心间划过丝失落,原还是自尊心作祟才让她在这痴等半年。

“我可不认识回漠北的路,来时更是不幸遇到江湖帮派仇杀,九死一生,养伤月余,历经三个月才寻到你家,你若当真对我无意,我这便离去!”说着,沙婉立即将火扑灭,将手中烤好的鸟肉塞入他怀中,举步坚定的离开。

望着沙婉离去的背影,人还未走远,尹柯脑中已是开始想念她灿烂的微笑,倘若这抹身影再也见不着,该当如何?

尹柯在寺内夜夜不住禅房,隔着一扇门与沙婉同眠,当真对她无意吗?

走远后,沙婉回头发现竟无人追上,赌气的转身离去,却故意放慢速度。

“女施主真慢,让尹柯好生久等。”突然那寡淡的声音传来,只见尹柯背着行囊站在山下的路上。

沙婉眸光一亮,笑意盈盈的奔向他,故意说道:“等久了便离去呗。”

“家中媳妇不识路,不敢先行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〔end.〕
赔罪七更の第二更
因为《陪你》被手残的我给删了,但之前我码了七篇《陪你》,都准备今天发,也就是说今天应该更七篇的,所以我把之前的存货找了出来。
我可是hin讲信用滴~
说更七篇,就更七篇。

评论
热度(26)

© 辞首共白头.🍓 | Powered by LOFTER